台中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(第2篇)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續前篇 

我們的學區是屬於西區的[忠孝國小],
但讀到二年級時,隔壁鄰居的親戚,任教於[台中師範附屬小學],
好意的幫我轉學至該校就讀,校址為[北區民權路220號]。

當時[大新街][公館路]尚未開闢。每天上課,則從三民路→朝陽街→大全街→
→經過原來就讀的[忠孝國小]→自治街→樂群街→民生路→中華路→民權路。
一趟可要走上一個多小時,不像現在小孩子,大部份都是由父母親專車接送 !

 

【葉宏甲  大師】開始於1958年的《漫畫大王》連載【諸葛四郎】漫畫系列,
內容緊湊玄奇有趣,受到當時小孩子的熱烈歡迎,
並且將其劇情融入於日常生活當中。

放學後,同路隊的男生,若人數較多時,則可分成兩國,
一邊是[四郎][真平]的好人國,一邊是[哭鐵面][笑鐵面]的壞人國,
而好人或壞人是先以猜拳來決定,贏的是好人,輸的是壞人!
脫下制服,綁在脖子上當披肩。截取樹枝,就是【青雲寶劍】。
戴上自己畫的面具,搖身一變就是[四郎],[真平],[哭鐵面],[笑鐵面] !
那時的車子、機車非常少,兩國人馬就在大馬路上,追逐、捉拿、撕殺,好不激烈 !
回到家,滿臉紅通通,整件衣服都搞得又溼又髒!
接著,就是一陣熟悉的挨罵聲 !
........哈哈 ! 真是難以忘懷的有趣回憶 !

 

若路隊人數較少時,就邊走邊踢石頭,看誰踢得遠 ?
故球鞋穿沒多久就破了 !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

五、六年級的級任導師[林文授]老師,恰巧住在[朝陽街],
有時老師若要開會,他會叫我將他的公事包先提回家,
故同學都戲稱我[小老師] !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外祖母與母親攝於入口的圍牆邊)

 

當時升[初中]須要考試,而我不喜歡讀書,成績不是很好!
父親還請了家教,晚上來為我補習。
老師人很好,總是不厭其煩,再三解說,循循善誘!
記得有次鼓勵我說:[這次月考,只要有一科考100分,過年時就送你一支玩具手槍!]
雖然全力以赴,但仍然事與願違!
不過,老師還是送我蠻貴的鐵皮連發手槍,讓我過了一個快樂的新年。
可惜這支特別意義的手槍,並沒有保存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(父親與母親攝於辦公廳的側邊)

 

每次月考,不管考得好不好(好為獎勵,壞則鼓勵),
在考完的第一個星期天,父親都會帶我們去看電影。
如果是夏天,看完後,還會去第二市場吃[咪滋媽妹冰]。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 (母親與二哥攝於書桌前,背景讓我回憶起屋內的佈置。)

 

每天晚上,父親會坐在榻榻米上看書報、寫日記或練毛筆字,並在一旁陪讀。
我常故作思考狀,望著窗外閃爍的星空發呆。

偶見紗窗上一隻蜘蛛爬過,用手指往紗窗一彈,蜘蛛就會像攀岩一般,吐著絲垂掉而下,
彈一下,垂掉一段, 彈一下,垂掉一段,..............,和蜘蛛一起作運動 !

天花板上吸附的壁虎,吱吱叫響,
眼睛看著課本,心裡卻想著牠是為什麼叫得如此起勁?

盯著窗戶,觀看壁虎獵殺蚊虫的精彩畫面!

無聊的夜讀,心不在焉的找些樂子,增添點課本裡沒有的趣味!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(母親與愛犬LUCKY攝於辦公廳的側邊)

 

母親管教甚嚴,
若功課沒有作好,或考試考得太壞,或行為太偏差,
那就要皮繃緊點,準會被用細竹條侍候!

但,只要我能奪門而出,逃竄到廠區,母親就追不到我了 !
回頭一瞥,母親喘呼呼氣憤的在遠處咆哮:[晚上不要回來!........] [回來你就糟糕 !..........]

那些忤逆不受教的畫面猶在眼前,
如今,母親已91歲高齡,凋零得不認識我了,前不久還住院了拾多天,
身體每況愈下,如風中殘燭,實在令人無限感傷與擔憂 !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母親攝於辦公廳的側邊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~~~~~~~~~~~未完!!~~~~~~~~~~~~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歡迎繼續瀏覽
              請點擊→台中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(第3篇)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半呆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