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我最敬愛的父親

 

         台中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(第9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續前篇

直到大哥結婚前,
父親向祖父借了點錢,加上家裡原有的積蓄,買了附近位於自由路一段的透天厝,
我們才依依不捨搬離這個住了有19個年頭的宿舍。

 

1969年中秋節左右,
一向愛我、養我、育我、訓我、勉我的父親竟一病不起,
此時,我沒考上大學而處於服兵役前的空檔,
便陪著母親帶著贏弱的父親,四處求訪名醫,以醫院為家,
幾乎跑遍中部各大醫院,吃盡了中藥、西藥和各種秘方,卻毫無起色,
頓時,全家失去了樑柱,竉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。

 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     ●[珍藏父親的印章]

 

經親友和同事央三託四的幫忙,
滿懷希望的遠赴當時甚難進去的「台北榮民總醫院」。
依照院方的規定,晚上十點過後,家屬就不能留院照顧,
也幸賴父親朋友「士林」文林路「郭先生」的幫助,
我和母親,晚上就寄宿在他家,白天再搭公車至榮總。

 

那年的春節,
就是和父親與母親在醫院裡面過的,
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沒有在家裡過的農曆年。
往日全家團聚歡樂的天倫情景不在,
心中五味雜陳,悲從中來,感觸頗多,
內心之淒楚實非筆墨能以形容,
一切只祈求老天垂愛,盼望父親早日康復!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  ●[珍藏父親的發文橡皮章]
               (將此章蓋於公文的職稱之下,另需加蓋「官防」以發文)

 

然而天不從人願,
數個月後,仍不見起色,只得失望的再回台中,
回家後,父親的病情卻奇怪的稍有好轉,
即吵著要回「新田」老家,看望年邁的祖父母。

 

回到老家後,沒過多久,病情急轉直下,
在我20歲那年,命運之神奪走了最敬愛的父親,
至親死別的椎心傷痛,
使我茫然!使我痛哭!
哭的是含辛茹苦養育我二十年,
恩深似海,卻無以為報!

 

~~~~~~~~~~~~ 未完!~~~~~~~~~~~~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歡迎繼續瀏覽
請點擊→◎◎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(第10篇)

 

半呆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