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30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沒有收藏[杯子],卻喜歡圓圓的[杯蓋]! 


 

常言道:[有緣千里來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識。]
人與人之間,牽繫著無形的[緣份]。
相遇是緣,接受是緣,捨棄也是緣!

 






 

人與物,亦復如此。
有時[踏破鐵鞋無覓處],有時[得來全不費工夫]。
尤其,現在老東西越來越難找囉,
一切隨緣,強求不來!
若有緣被你遇到,但要花費大把的摳摳,
卻又讓人舉棋不定,難以決擇。
最後還是一句老話:[一切隨緣吧!]

 






 

無法樣樣都是[珍品],無法件件都是[絕ㄚ]。
不過,不管是多麼平凡,多麼不起眼的東西,
只要,將相同系列,加以集結成[局],成[專題],
卻也能玩出另一番樂趣 !

 







找了一個有點厚度,且大小得宜的玻離老框,
用點巧思,花了一個月的時間,終於大功告成,
頓時,化腐朽為神奇,
杯蓋不只是杯蓋,
儼然創作了一幅繪畫 ! 



 


 


半呆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2) 人氣(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[台中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]

      這是我在19歲(1969年)之前成長的地方.

      甚至在30歲之前都與它息息相關! 

     它是我的家! 卻不只是一個家而已 ! 

      它還是 [台灣省糧食局台中管理處台中碾米廠] ! 

      其佔地即廣,面臨[三民路],背至[大全街],東接[大新街],西與[米油行](後改建為[三民市場])為鄰,

      內有辦公廳,工廠,倉庫,電氣室,噴水池,池塘,宿舍,廚房,廁所,.............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廠區平面圖) 

      一遍再一遍,一遍再一遍,仔細的看著為數不多的珍貴老照片,
      讓沉積了許久許久,早就忘得精光的往事,
      和已經被拆除的廠區景物,
      又一一浮現於腦海之中 !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父親攝於大門入口)

      小時候常唱著:[我家門前有小河,後面有山坡,............]
      我家門前,延著[三民路]有一條約大人兩個肩膀寬,150多公分深,沒有加蓋的水泥大水溝,
      那是除了父母親給我零用錢以外的經濟來源 !
      我常爬下水溝,去撈取沉澱底下的鐵釘.鐵屑.鐵塊..........,一點一滴貯存在小罐子內,
      待[害銅,害鐵,倘賣嘸...........]收破爛的來時再予變賣,這自立更生買的[枝仔冰]特別清凉可口 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957年3月1日父親攝於辦公廳入口)

      面對[三民路],設有兩扇大門,以前是木造,後改成鐵門,地下鋪有鐵軌,以方便推動,
      每天由值夜人員負責開關,大門關上後,可由其上的小門進出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母親攝於辦公廳側邊)

      進入後,右側有一隆起的土堆,底下是一個水泥建造的圓形防空洞,其洞口甚低,須彎著腰才能進入!
      裡面非常黑暗,而且蚊子很多,故不太敢進去玩!
      只記得常延著土堆爬上圍牆,去採榕樹的葉子作成哨子,或摘取長長的樹鬚扮演老公公.

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父親,大姐,二哥,我,攝於廠區馬路) 

      一排扁柏之後就是辦公廳.
      辦公廳旁有一圓形噴水池,裡面養了一些觀賞魚.
      常坐在其上觀賞魚兒在假山的巖洞中穿梭,或繞著圓形水池悠游.
      可惜沒看到魚兒往上游,無法頓悟人生大道理 !
      父親閒暇之餘,在其旁栽種了一些小品盆栽,
      傍晚時分,常見父親蹲著身子在那裡或挖或剪! 

     

       (大哥和我家的第一台摩托車,攝於廠區馬路,背景為通道迴廊) 

      噴水池另一旁的建物即是宿舍.
      共住了六戶人家,其中四位是在太平路的[台灣省糧食局台中管理處]上班.
      父親以廠為家,辦公室與家是零距離,每天可免舟車勞頓之苦,但卻是二十四小時的全天候待命 !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1956年12月父親等人歡送同事榮調,攝於廠區馬路)

      宿舍是日式的木造房子.
      內部的結構為離地式高架,其下空間可放置鞋子.掃帚.畚斗.......等雜物,
      上面鋪著榻榻米,而以紙糊拉門隔間,每個房間又各有一個存放棉被.枕頭.蚊帳等的儲藏室. 

      每到農曆過年前,都要全家總動員,來個大大大.....大掃除!
      那簡直如同將整個房子翻動了一遍,想到就累了一半 ! 

      所有玻璃門窗.紗門,全部拆下,用水洗刷,
      由於框框是木造,會有水漲的現象,故在微乾時,即須馬上裝上.

      紙糊拉門,則撕掉舊紙,於骨架清洗曬乾之後,再用醬糊黏貼新的紙材.

      榻榻米須搬至戶外,每兩塊以A形併列,加以曝曬與拍打.
      我們常調皮鑽進底下陰影嘻戲,一個不小心(有時是故意的)將其中一塊推倒,則整排的榻榻米就像骨牌般的一塊接一塊連續倒下 ,甚是好玩 !

      每年會有榻榻米商家,前來修補其上草蓆的破損,或當場裁製新的榻榻米.

      由於窗戶都是木框,我家側邊整面又是受風面,只要聽說颱風要來,父親便忙著將柱子釘上鐵釘,去頂住窗戶,以避免狂風暴雨吹垮 !

      以前都很高興有颱風假,可以不用上課!不用上班 !
      現在則和父親一樣,很擔心家人與房子的安危 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~~~~~~~~~~~~未完!!~~~~~~~~~~~~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歡迎繼續瀏覽
       請點擊→◎◎市西區三民路一段93號(第2篇)

 

半呆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9) 人氣()

  • Jan 05 Sat 2013 23:35

 




 

家,可以大、可以小;能夠遮風避雨就好。

 



 

家,可以吵、可以鬧;沒有恩怨情仇就好。

 




家,可以哭、可以笑;一家和樂開心就好。





家,可以窮、可以富;家人陪伴溫暖就好。 





家,可以遠、可以近;記得回家的路就好。





家,可以老、可以舊;常回家陪爸媽就好。 



一個門牌,一個家 !
這些家~~~不知是否依然安好 !


 

台灣民謠『一隻鳥仔哮救救』
據傳,這首歌曲是日據初期一首相傳的民謠,
歌詞以[ 覆巢之下無完卵 ]來暗喻日本政府的野蠻霸道,
活生生見証了殖民歲月中,台灣人的憤怒和無奈,
因此,這首歌可說是台灣民謠中,最具歷史意義的歌曲 !

 

 

 

 

資料引用自網路之分享


半呆鬍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